母亲的香肠

发布时间: 2019-10-20     来源: 威廉希尔疏浚上航局

四月的舟山,夜里还有些许凉意,我独自坐在项目驻地门前的石头上,思考着纬十三路水泥搅拌桩的施工参数与管控要点,带着大海咸腥味的冷风不断袭来,我内心有些烦躁,思绪如何也集中不起来。

      接到业主通知,小干岛纬十三路即将动工,该路属于舟山千岛中央商务区基础设施重要组成部分,是片区内东西向的重要干路,对于小干岛整体开发意义重大。业主各方面要求极高,而对于毫无市政工程经验的我们,确是一场实实在在的硬仗。但是大家明白,不管是多硬的骨头,我们都要啃下来。因为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,我们面对的每一个挑战都是我们宝贵的机会。

     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,是母亲的电话。自工作以来,她每天晚上都会找我聊天,照例是一阵寒暄,丁宁周至。母亲从话语间察觉到我的不安,便随口问了一句:“给你包的香肠味道可好?”

      我猛然一惊,没反应过来,“啊?香肠?香肠很好吃啊!”

      “今年的香肠我特意去找了上好的松树枝,慢慢熏了一整天,味道自然好。所以这东西呀,要是急躁,可就不够味了!”刹那间,我明白了母亲的意思,“妈,您放心吧,我没事,这香肠今年给我包得太少了,明年得多弄点!”

      “好,应着你,明年多给你准备些。”母亲欣慰的笑声让我觉得生活其实并不是那么糟糕。

      母亲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,规规矩矩、相夫教子,但她却能把每一件事都做得有条不紊。

      每年腊月她都会熏制一些腊香肠,一来送人,二来自家人吃。腊香肠是贵州地区的一大特产,其貌不扬,但味道极好,嚼在嘴里,口舌生津,齿颊留香。每年除夕夜,一家人围桌吃团圆饭,一碗腊香肠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     母亲做的香肠在十亲九故中很有名气,有亲戚曾找她要秘诀,母亲总是笑笑,“哪有什么秘诀呀,无非就是耐心一点,慢慢熏,味道自然就好了!”

      制作腊香肠的关键步骤是“熏”,每年母亲都会提前去乡下寻找苍翠挺拔的松树。不能有一丝泛黄老叶,也不带一点嫩芽,这样的松枝含水性刚好,新鲜度也不差,只有符合这两个条件的松枝方能入母亲法眼。对于熏制香肠,母亲总要做得更加细致与耐心,寻常人家两三个小时便能完成,而我家单是用松枝熏烤就要一整天时间,而且在熏制过程中要不断来回翻捣松枝,确保燃烧的永远是松枝的“饱满”部分;再者对于香肠更要“翻来覆去”,避免熏制不均匀的情况出现,整个熏烤炉温湿度更是严格控制。母亲在熏烤过程中就像日旰忘餐的勤务员一般,左看看右瞧瞧,时而蹲下刨火星,时而起立摆弄香肠。待香肠熏好,母亲脸上也早已蒙上一层黑灰,恰如包公。而刚出炉的香肠自不必多说,色呈深红,远远便能闻到浓郁的香味和辣味,这是母亲最为自豪的时刻,她总是一边揉着累酸的腰,一边向我们“炫耀”她的“战果”。

      母亲问我香肠是否可口时,其实就是想告诉我,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,都像做香肠一样,要静得下心来,一点一点磨砺才能有所成就!

      2017年,我进入威廉希尔疏浚上航局工作,项目部离家更远了,见到母亲的次数更少了。每次休假后返程,母亲都会给我包一些香肠带着,我也渐渐迷恋上了它的味道。不只是因为爱吃,更是因为它代表的是母亲的教诲与期盼,是家的味道。

人文荟萃

威廉希尔